一六年剛住進om山洞的第一年,很投入與人的關係,於是拍了一些親近的人,年輕的孟孟是自然舒展的,懷孕中的文捷帶著點疲憊和溫柔之力,在瀑布裡的jina眼神堅定地看著我,葉子在植物里融為了一體。後來並不能確定在那裡的感知,便離開了。一年後選擇回來這未結束之地,在後院的竹林下的拍攝,riga點起了火,午後的陽光從蒼山下透露進來,穿過煙,仿佛讓平日常見的空間變換成了另一個維度。很謝謝那些直覺和信任的關係,而最初衷也不過是希望我們再次看到那個時候的我們。

想像中,是關於女性力量,身體,自然和符號,儀式和未知。一段過程的認知。

相片並沒有全部展示,或許有更合適的時候,或許藏於心中。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