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4-19 🌕: 關於開始

2012年十月,我開始了尋找自己的旅途,去到世界的遙遠之地,以一種新的方式去體驗生活、旅行、愛情、與關係。

內在的直覺和力量引領我走向未知的旅途,遇見生命中無限的可能性,探索自由和生命的本質。我全然地沈浸在從未經驗的場景、知識、宗教、文化中,在無比神奇的現實里,遇到那些靈魂相近的人,通過一種主觀的自述式回憶,用影像和文字來記錄這些畫面,它們是私密的,充滿情緒與情感的,同時保持著我對客觀世界的反映。

這是一個由外到內的自我探尋過程,詩人里爾克寫到:「……轉向自己日常生活所呈現出來的那些事物,描寫你的憂傷,願望,稍縱即逝的思想,和對某種美的信念——用發自肺腑的,寂靜而謙遜的誠意來描寫這一切,用你周圍的事物、夢境的影像、回憶中的對象來表達自我。」

在這個過程中,我感知著生命,自然與愛,逐漸地打開和認識自己,學習如何謙卑地活在此時此刻,記錄與萬事萬物產生的聯繫,並相信它連接著過去與未來,也希望觀看的人能感受到這種聯繫。




2018

大理的春天很美,一種透在身體中的美。天氣極好,騎著摩托車帶著MISHKA來到古城,鳥吧的二樓可以把電腦,書,咖啡全部鋪展開來,MISHKA愜意地躺著,窗戶外的滇朴樹冒著嫩綠的葉芽,我舒展著身體,感覺著。

這大概是一個很好的時節,一切連結都那麼強烈,我感知與調節的速度以一種新的方式呈現著,我希望,一切自然生長,關係與自我,矛盾與歡喜,出現並消失,來了又去。

满月。這種情感力量的飽滿,已經在一個可觀察的範圍內,對於是怎麼樣的愛,慾望,幻想,回憶中的對象,記憶中的情緒,都慢慢地更加蔓延。沒有必須的,沒有步必須的,隨心而體驗這一切,看到真實,而這種打開的力量,在這種情境下,讓它自由生長。

2019

想寫給自己的三十歲一些東西。總以為,三十而立,都一個新的開始。以為它是自然向上的。而三十歲這一年,選擇了回來大理,繼續在OM山洞,向來是一種指引,或需要在此學習更多。春天的天秤座滿月,蘑菇的開始,和米什卡的死亡,都告知了我此生的課題。

夏天,我離開想去尋找答案,一路困惑,在達蘭薩拉的最後一天,我一直在問自己,為何在達蘭薩拉,為何要做內關禪修,太多問題……日落的時候,我在陽台靜坐,天空疊加著不同層次的雲彩,突然,一層霧氣升騰起來,把整座山城掩蓋著,一片朦朧。我的內心升起一種釋然,一種即時短暫的平和。突然,我沒有任何疑問了,我感覺到自己存在於此。

於是,在三十歲結束之前,我又回來了大理,在此再開始,或再繼續著生活。我想,這大概是25到30歲這五年裡的一種節奏,選擇旅行,去迷失,體驗,感知……從此清晰自己,和生活。